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十字专题
红十字:屠刀下的希望


【信息时间: 2015/3/30   阅读次数:【我要打印】【关闭】
——“南京大屠杀”期间红十字会开展的救援救助工作
 
20141213日是首个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
 
20141213日是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公祭仪式并做重要讲话,他说,“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对这些无畏义举宣示的人道精神表示了高度赞扬。
南京大屠杀期间,面对日军灭绝人性的血腥屠杀,面对难民的身心创伤,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与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及其他慈善组织合力同心,全力救助处于水深火热中的中国难民,竭力开展人道救援工作,谱写了一曲感人至深的人道救援乐章。
国家公祭日当天,武汉市红十字会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记述了南京大屠杀期间,红十字会在南京开展的各项人道救援救助活动,本报予以编发,以期铭记历史,珍惜和平。
19371213日,日军攻占南京后开始了持续6周惨绝人寰的屠城暴行。据二战结束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军事法庭调查,在大屠杀中有30万以上中国人被日军杀害,日军大肆纵火、强奸、抢劫,财产损失不计其数。
南京沦陷后,由外籍人士发起成立的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与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一道承担起了南京大屠杀期间的人道救护工作。
设粥厂赈济难民
南京沦陷后,大批难民流离失所,挣扎在死亡线上。在南京安全区内,有20处难民收容所,收容难民57万人。供应如此之多的难民吃饭,成为一个棘手问题。
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于1213日沦陷当天即在金陵女子文理院开设了一个施粥厂,专供居住在校内之妇孺难民吃食,每日两次。每日领粥人数最多时达到八千余人。
施粥厂规定,“每日施粥二次,一次自上午八时起至十时止,一次自下午三时起至五时止”。难民如果付得起钱,每碗给三个铜钱,实在困难的,经核实后,发给他们一个红色标牌,凭此免费领取。
向灾民施医送药
因南京下关一带遭受战火最重,患病难民无力就医,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在下关设立施诊送药所一处,分内外科,为无数难民义诊。
与此同时,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鉴于设在安全区以外的外交部、铁道部和军政部的伤兵医院医疗环境恶劣,病人极度缺乏医护人员治疗、照顾的惨状,即刻接管了这些医院,组织医护人员救治。
日军占领外交部大厦后,不准任何人出入,铁道部、军政部的两所医院亦然。尽管如此,该红十字会组织一直不间断地向外交部红十字医院的中国医护人员以及病人供应食品,在对伤员提供保护方面也竭尽心力,成效卓著。
其后迫于无奈,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将红十字医院迁移到鼓楼医院内,另开设了三个户外诊所,为难民伤员服务。
为遇难者施棺掩埋
南京城陷,日军野蛮屠城,举世震惊。30万同胞惨遭杀戮,尸横遍地,血流成河。掩埋被害同胞的遗体,既可告慰亡灵,又可防止疾病传播,红十字会义不容辞。从193712月开始,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组织了两支掩埋队,开始从事掩埋事务。
193712月至19385月底的半年中,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共掩埋军民尸体22371具,且“现仍在下关沿江岸一带捞取上游漂来浮尸,随时加以掩埋”。
早在南京沦陷前,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就在会员中发起“募集施材运动”,要求每位会员捐助一具,共募集棺木960具,在南京沦陷后的6个月,这些棺木陆续施出,仅留下50具。
战时其他社会服务
南京失守后,城内政府官员和有能力的难民纷纷出城避难,其余难民也躲进安全区内,致使南京城市管理陷入无序状态。鉴于此,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与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在重点救济外,开展了力所能及的便民利民的社会服务活动。
南京城陷后,小学教育骤行停滞,一般儿童无学可上,坐等光阴荒废,其中以下关地区最为严重。为此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在下关办义务小学一所,内有教室一间,可以容纳50名学生,其后由于要求入学人数过百,又着手寻觅新校址,以便容纳学生至150人。
原设于下关、浦口的义渡船因城陷,早已不知漂向何处,致使一般难民渡江往返困难,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遂在下关与浦口之间设船摆渡,难民无钱也可免费渡江。
同时,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主要对安全区的难民提供物资帮助,并建议当时的伪南京市自治委员会承担南京城东一所养老院的责任。
鉴于南京难民多患有脚气病,委员会特别从上海运来黄豆一百吨,以治疗此病。
呼吁国际援助
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发布呼吁后,美国红十字会虽未直接参与南京大屠杀现场救护,也伸出了援手。
19381月,美国红十字会响应罗斯福号召,呼吁国民捐献善款食物救济中国难民;2月,美国红十字会向南京捐款4万美元;4月底,会同美国咨询委员会向南京难民捐助1.5万美元的现金和食物;还多次请求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提供其救济计划方案,以提供更多帮助。